197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

八字测算14

197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

197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

事件回顾:1975年6月24日至7月16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全军各大单位负责人70余人出席会议。
会议在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下,集中讨论了精简整编和安排超编干部两项议题,同时讨论研究了如何加强军队的思想作风和组织建设,以及加强军事训练、恢复和发扬军队优良传统等问题。
这次会议在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专家解读:这次军委扩大会议是在军队建设遭到“文化大革命”严重破坏的情况下召开的。
遵照***的指示,1975年年初复出的***,领导全国各条战线进行了整顿。
军队的整顿拉开了全面整顿的序幕。
这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取消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立中央军委常务委员会,由叶剑英主持工作。
新的军委常委会一成立,即在叶剑英、***主持下,着手军队的整顿,开始筹备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中央军委对此项工作高度重视,先后召开十余次会议,听取军委、总部相关部门调研的汇报,征求、汇集各大单位负责人对整编及相关问题的意见和建议。
历经4个月的紧张筹备,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于1975年6月24日至7月16日召开,会期共23天。

这次会议着重解决军队的“臃肿”问题。
遵照***关于“军队要整顿”“要准备打仗”的指示,根据***提出的军队各级领导班子中存在的“软、懒、散”状况和部队中不同程度的“肿”“散”“骄”“奢”“惰”问题,确定从“消肿”、调整各级领导班子和提高部队整体作战能力三个方面着手,把军队整顿好。
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和安排超编干部的报告》。
***和叶剑英分别就军队的整顿作了重要讲话,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军队整顿的必要性、目标、任务及其伟大意义,并就整顿的具体工作作出统一部署。

1975年军委扩大会议统一了对军队建设现状的认识,为保持部队稳定和粉碎“四人帮”的斗争打下了坚实的思想政治基础;会议所开启的军队整顿工作,在端正军队建设方针、改变部队作风,以及调整体制编制、压缩定额等军队亟须解决的问题上都形成了正确的方法,使军队建设出现全面好转的势头。
会议不仅对当时的军队整顿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而且对于以后整个改革开放历史条件下人民解放军的建设也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解放军党史军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刘子君)


197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

1972年5月,周恩来总理被诊断患了膀胱癌后,仍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工作,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日夜操劳。
他这时常常说:我只有八个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974年,周总理的癌症出现恶化,病情越来越严重。
从这年6月到1975年3月,他先后做了3次大手术,体重明显下降,身体日益虚弱不堪,不得不一直住在医院里。

从1975年3月至1976年1月8日逝世,周总理又先后做了两次大手术。
如果算上期间的小手术,患病期间总共手术治疗13次,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细心翻阅史料,对照《周恩来年谱》可知,在周总理生命最后一年----即1975年的一到九月份,他不顾重病折磨,先后参加和进行了九次重要公务活动。

这其中,他在四届全国人大会议上作《***工作报告》、参加贺龙元帅骨灰安放仪、会见罗马尼亚外宾等,都曾见诸新闻报道,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熟知。

但还有一些活动,则没有被宣传报道过,只是悄然留在史册中。

本篇根据诸多史料,把周总理这生前最后九次活动作以简要盘点分享,与大家共同缅怀敬爱的周总理。
 

-----1975年1月10日,周恩来作为党中央副主席,主持了党的十届二中全会闭幕式。

这天晚上,党的十届二中全会闭幕式在京西宾馆举行。
周总理身着略显宽大的深灰色中山装坐在主席台上。
他是专门从医院赶来主持会议的。

会议在通过各项议程后,周总理作了简要总结讲话。
他用慈祥而犀利的目光,缓缓扫视了在座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和列席会议的有关领导,以其特有的讲话风格说:“这次中央全会结束前,我请示毛主席,有什么话要我向大家转达。
毛主席讲了八个字:‘还是安定团结好!’,希望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和革委会的工作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工作,都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安定团结,把今年各方面工作做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参加这次全会的许多老同志,不少都很久没在公开场合见到周总理了。
此时,他们望着周总理憔悴的病容,听着他略显吃力的讲话,心情无不难以平静,纷纷为他的健康状况忧心不已。


-----1975年1月13日,周总理抱病出席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最后一次代表国务院作《***工作报告》。

当天晚8时,人民大会堂大厅里灯火辉煌,气氛热烈。
四届全国人大会议隆重开幕。

周恩来总理离开医院,还是穿着那身灰色中山装来参加大会。

接连三年的病痛折磨,使他身体特别是脸颊消瘦明显,但目光依然炯炯有神。

当周恩来走向大会主席台时,参会的2860余名代表向他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接着,周恩来作《***工作报告》的声音响彻会场。

(1975年1月四届人大上的朱德和周恩来)

就在周总理代表国务院作《***工作报告》时,一个极其感人的场景出现了:紧挨着他座位的大会主持人、年近九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元帅突然缓缓地站了起来。

工作人员以为朱老总的座位不舒服,赶忙过去帮他整理座位,随后示意他可以坐下。

但朱德向身后摆摆手,不仅没坐下来,反而一直坚持站着。
一直听着周总理把报告作完才坐下。

两位已经进入生命时间倒计时的老战友,就这样在两千八百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注视下,在诸多媒体的镜头前,展示了不平凡的伟大风采。

-----1975年5月3日晚,毛主席亲自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
当晚23时,政治局成员陆续来到北京***游泳池毛主席住处参会,周总理也抱病从医院赶来参加。

在这次会上,毛主席重点讲了“四人帮”问题。
强调要安定团结,要搞马克思主义,要团结、要光明正大。
他告诫“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为什么不和200多个中央委员搞团结,搞少数人不好,历来不好!”

据史料记载,当时会议气氛比较紧张。
直到毛主席转入谈古论今话题后,气氛才缓和下来。
过了一会儿,周总理建议说: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请主席休息一下。
于是,大家一一同毛主席握手告别。

-----1975年6月9日下午,在贺龙元帅蒙冤逝世六周年之际,中央军委等单位在北京八宝山举行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
周总理坚持出席仪式并代表党中央致悼词。

当年曾参加了仪式的徐向前元帅回忆说:“总理是不顾人们的劝阻抱病参加的。
他签到时,显然是由于心情激动和身体虚弱,书写签到簿时手哆嗦得很厉害。
我问他:‘你病成这个样子,怎么还来了?’总理尽力抑制着自己的感情,沉痛地说:‘这个会,我不能不来啊!’在场的同志谁都可以感觉到总理心中感情的分量···。

周总理叫着贺龙夫人薛明的名字走进现场,在贺龙遗像前深深地鞠了7个躬。
他在代表党中央致的悼词中说:“贺龙同志是一个好同志。
在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几十年来为党、为人民的革命事业曾做出重大的贡献……贺龙同志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同志、老战友,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1975年7月11日下午,周恩来与前来305医院探望他的朱德委员长会面。

周总理不幸患病,朱德委员长一直牵挂在心。
他想多去看望几次,又怕影响周总理养病,一直心里纠结,处于两难之中。

据史料介绍:1975年7月11日下午,周总理午睡起床后,在病房内作轻微运动活动身体。
他一边活动一边对身边工作人员高振普说:“你打电话问一下朱老总的身体怎么样了,他现在有没有时间,前些日子他想来看我,因为我当时身体不太好,没能请他来。
今天可以了,看老总能不能来?”

高振普答应着,转身就要去打电话,周总理又补充说:“现在是4点多钟,如果朱老总可以来,5点钟可以到这,大约谈上半个小时,5点半可以离开,6点钟他可以回到家吃饭。
按时吃饭是朱老总多年来的习惯。
他有糖尿病,年岁又大,不要影响他吃饭。
如果今天不能来,请他去北戴河之前来一趟。

朱老总的夫人康克清接到电话回答说:“请报告总理,老总的身体挺好,今天没有安排别的事。
他这几天总想去,一直在等你们的电话。
他是要见了总理后再去北戴河的。

高振普将朱德委员长可来的消息报告了周总理,同时转达了康克清对他的问候。


周总理在病房里来回踱着步,又对高振普说:“换上衣服,到客厅去见老总,不要让他看到我穿着病号衣服。


过了一会儿,朱德委员长来了。
周总理微笑着迎向朱老总,两人同时伸出双手紧握问好。

已经是89岁高龄的朱德,动作有些迟缓。
工作人员扶他坐到沙发上。

两位老战友开始促膝交谈。
周总理示意关上客厅门,工作人员马上都退了出来。

交谈了约半个小时,周总理送朱老总走出客厅。

两人依依不舍,紧紧地握手告别。

周总理目送着朱德的汽车远远开走,才转身回到房间。

不曾想,这竟然成为两位共和国开国元勋的最后一次相见。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与世长辞。
戎马一生的朱老总特意穿上军装,让女儿朱敏陪同他赶往北京医院向周恩来遗体告别。
在周恩来的遗体旁,朱老总庄重地举起右手,向周恩来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1975年7月23日在***守候毛主席做眼疾手术。

有些史料认为,1974年12月周总理赴长沙向毛主席汇报四届全国人大人事安排等事项,是两位伟人的最后相见,其实这并不准确。
包括1975年5月3日夜周恩来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也不是他与毛主席的最后相见。
1975年7月年23日才是最后的相见。

1975年下半年,在周总理病情出现恶化的日子里,毛主席的健康情况也不乐观。

这年7月23日深夜11点,在毛主席做白内障手术治疗时,周总理挺着衰弱的病体,专门赶到毛主席住处守候关注。

当时,毛主席的左眼白内障十分严重,决定由北京广安门医院眼科医生唐由之施行手术治疗,手术地点就选在毛主席的住处进行。

周总理赶到***主席住所没多久,有医护人员从临时手术室走了出来。
告诉守候在门口的众人说:“主席的手术完成了,非常顺利!”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打开房门,周总理远远望见毛主席脸上包着纱布正在沙发上仰坐着。
便急忙询问:“怎么还坐着?”医生解释说:“这种手术后最好的休息姿势就是坐着。

周总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时,毛主席的警卫员陈长江上前对周总理说:“我去告诉主席,说总理来看他了!”

周总理立刻摆手制止,轻声说:“不用了,别影响毛主席休息!”

看到手术很顺利,周总理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起身悄悄离去。

-----1975年7月23日到人民大会堂看望工作人员。

也是7月23号这天,周总理拖着病弱的身体,最后一次来到人民大会堂,专程看望曾为他服务过的同志们。
他步履有些蹒跚,走过大会堂的西大厅、江苏厅、安徽厅、北京厅等他曾经无数次工作过的地方,问候在场的每一个工作人员,不在场的人也问了遍。

在大会堂的迎客松巨画前,周总理站了很久。
他叮嘱大家,你们是代表中国外交的一个窗口,要把大会堂好的思想,好的作风传下去,以后再来新同志你们要把他们带好。

来到了东大厅坐下来休息。
周总理想起以前这里有一个小伙子会拉二胡,便让人把他叫来。
小伙子专门为总理拉了他喜欢的《二泉映月》和《洪湖水浪打浪》。

周总理一边细心地听着曲子,一边手里打着拍子,优美的旋律悠扬悦耳。

大会堂工作人员在和周恩来握手告别时,有一位同志疑惑地看到了总理手上的斑点,周总理笑慰着说:“这是血液循环不好造成的。
”以此来搪塞人们对他病重的担心。

警卫人员将周总理扶上汽车返回医院。
车子开动时,他仍回头深情地凝视着人民大会堂和一众送他的普通工作人员。

-----1975年9月7日,周总理在医院会见了伊利耶·维尔德茨率领的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


1975年6月以后,由于癌症的折磨,周总理身体更加消瘦,体重锐减到30.5公斤。
进入9月份后病情更是急转直下,癌细胞继续扩散,免疫力严重下降。
鉴于这种危险病况,医疗组不得不取消他的所有外事接待活动和室外散步。

9月7日,周总理不顾病情的严重恶化和医护人员一再劝阻,坚持会见了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

当与外宾谈到自己的病情时,周恩来坦然、肯定地告诉客人说:“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
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
”··· ···


整个会见只有短短的15分钟。

-----1975年9月20日,在做住院后第4次大手术前,周总理坚持在《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事件〉问题》报告录音记录稿上签字。

可能是周恩来总理心里清楚,施行这次手术的结果很难预测。
因此,在进入手术室前,他要工作人员找来自己1972年6月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的《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地登载所谓〈伍豪事件〉问题》报告录音记录稿,用很长时间仔细看了一遍,然后,用颤抖的手签上名字,并注明签字的环境和时间:“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日”。

他还用尽全力大声说“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以此表达对“四人帮”污蔑他的抗议。

1975年10月24日,医生又为周总理做了一次手术。
这次手术后直到逝世,期间他再也没能从病床上下来。

衷心感谢各位朋友阅览《掌心春秋》,如果您喜欢,可点击“订阅”或“关注”。
我们共同赏析历史趣闻,回忆历史往事…(声明:文中参考资料和配图均源于网络)

阅读全文
本文由作者:临猗闲人 于 2024-05-29发表在本站,原创文章谢绝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临猗闲人,本站内容仅供娱乐参考,不可盲信。
本文链接: https://www.lyxrmyy.com/cate/11822.html